叙利亚迷局难破

叙利亚局势扑朔迷离。从7月31日开始,叙军重兵开进哈马、霍姆斯和代尔祖尔等“示威城市”,造成死伤人数进一步攀升。8月3日,联合国安理会首次通过主席声明,谴责叙武力镇压反政府示威。8月7日,阿拉伯国家终于打破沉默,公开谴责叙政权武力镇压示威者行动,沙特等国甚至召回驻叙大使。与此同时,巴沙尔政权在内外压力下步步为营,相继出台一系列法律,承诺实施多党制、修宪和“自由、透明”的选举,并通过撤换军方高官等举措安抚民心,缓解压力。

西方大国怒而不打

从不断加大对叙制裁力度、公开支持叙政权更迭到鼓动联合国安理会发表主席声明,美国等西方大国对巴沙尔政权日趋强硬。然而,与对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实施军事打击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西方大国闭口不提武力威胁。这其中自有奥妙。

首先,奥巴马执政后便确立了从中东地区“收缩”战略,即在着手解决巴勒斯坦和伊朗核问题的同时,“如期”撤出伊拉克,并将反恐重心转移至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尽管“阿拉伯之春”将美国拖累,但奥巴马政府不会改变既定的战略收缩方向。因此,在中东乱象方兴未艾特别是利比亚战争尚未尘埃落定之际,美国没有理由再在中东开辟新战场。另外,无论是从维护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亦或是重塑美国领导地位的角度出发,美国都不能不顾及地区盟国的对叙态度。

其次,叙利亚与欧洲有着传统联系。2021年代的“地中海伙伴关系国”计划,以及2021年法国领衔的“地中海联盟”计划,将欧洲国家的经济利益与叙利亚绑在一起。欧洲投资银行已向叙投入13亿欧元基建资金。叙利亚石油出口的最主要客户分别为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等欧洲国家。在利比亚战争久拖不决且自身债务危机频仍、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欧盟对叙施压多出于不得已而为之的道义考量。

最后,叙利亚的地缘战略地位特殊,社会结构复杂,一旦陷于战端,极有可能成为继伊拉克之后的又一“泥潭”。中东几大热点如阿以和谈、伊拉克问题、反恐问题、核不扩散问题及库尔德民族问题等,无不与之息息相关。其中,作为唯一与以色列处于敌对状态的阿拉伯国家,叙利亚在阿以问题中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正如以色列建国者本·古里安所说:“没有埃及,以色列不会面临战争;没有叙利亚,以色列不会实现和平。”在以色列看来,若叙当局为转移国际视线、缓解国内危局,不惜动员黎巴嫩真主党对以色列挑起战端,则很可能将使“阿拉伯之春”迅速转换为阿以冲突,使中东陷入战火连连的深渊。

阿拉伯国家打破沉默

与旗帜鲜明地反对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不同,阿拉伯国家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心态颇为复杂。一方面,因为叙政权亲近伊朗,背后支持黎巴嫩真主党、操纵黎政局、涉嫌黎前总理哈里里遇刺案,阿拉伯国家对叙心存不满。而另一方面,在“阿拉伯之春”的冲击下,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及约旦等虽得以“幸免”,但隐忧尚存,十分担心巴沙尔政权倒台将产生更为强烈的新一轮冲击波,殃及池鱼。

责编: 抢庄牛牛app下载

上一篇:印度拟在藏南建亚洲第二水电站 争夺与中国谈判筹码
下一篇:德媒体称泰国村民祭拜“外星人”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